<dl id='s24iz'></dl>

<span id='s24iz'></span>
<i id='s24iz'><div id='s24iz'><ins id='s24iz'></ins></div></i>

      <fieldset id='s24iz'></fieldset>
      <i id='s24iz'></i>

        1. <ins id='s24iz'></ins>
            <acronym id='s24iz'><em id='s24iz'></em><td id='s24iz'><div id='s24iz'></div></td></acronym><address id='s24iz'><big id='s24iz'><big id='s24iz'></big><legend id='s24iz'></legend></big></address>

          1. <tr id='s24iz'><strong id='s24iz'></strong><small id='s24iz'></small><button id='s24iz'></button><li id='s24iz'><noscript id='s24iz'><big id='s24iz'></big><dt id='s24iz'></dt></noscript></li></tr><ol id='s24iz'><table id='s24iz'><blockquote id='s24iz'><tbody id='s24iz'></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24iz'></u><kbd id='s24iz'><kbd id='s24iz'></kbd></kbd>

            <code id='s24iz'><strong id='s24iz'></strong></code>

            黃大仙報恩

            • 时间:
            • 浏览:9

            年僅六旬的劉老漢不僅力氣無窮,而且樣貌更是越來越年輕,村子裡的人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唯獨隻有劉老漢自己知道自己的奇遇。
              劉老漢走到客廳在一個排位前面插瞭一把香後轉身走到瞭沙發上面做瞭下來,緩緩地回憶著那天發生的事情。
              劉老漢是村子裡的孤寡老人,兒子更是在前些年的時候外出打工因為一次意外死在瞭外面,如今傢裡隻剩下劉老漢一個人。
              平常地裡的農活和上山砍材隻能劉老漢自己一個人做,那天早上劉老漢早早的起床便背著背簍上山去瞭,手中拿著砍刀的劉老漢朝著後山走去!
              後山都是野菜,還有少量的藥材。劉老漢走在山路上將路兩邊能夠食用的野菜盡量的挖出來放在自己的背簍內,一路上挖瞭不少的野菜!直到劉老漢來到後山才朝著那片的枯木叢走去!
              枯木叢裡到處都是枯萎幹死的樹木,平常村子裡的人都會跑到這裡砍柴帶回去燒鍋。
              劉老漢因為上瞭年紀的原因隻能找那些倒在地上的枯木將幹枯的樹枝砍下來捆在一起帶回去。
              忙到中午的時候劉老漢才砍瞭一捆的樹枝,將背後的背簍換到前面後的劉老漢便扛著幹柴朝著山下走去。
              "吱,吼,吱吱!"就在劉老漢繞著枯木叢沒走多遠的時候突然聽到在那面的草叢中發出的怪異的聲音。
              根據劉老漢的直覺直接斷定肯定是野豬之類的動物在打鬥,可是饒是這樣想劉老漢還是忍不住的朝著草叢走去。
              自己上山一趟不容易,如果能夠碰到死去的動物之後的幾天都不用在上山瞭,想著劉老漢便將背簍和幹柴丟在一邊握緊砍刀貓著腰走瞭過去。
              蹲在草叢側面的劉老漢伸手扒開草叢看到在泥坑中的東西,那是一條蟒蛇和老鼠一樣的東西,劉老漢細看之下才發現那和老鼠一樣的東西是黃鼠狼。
              自古山中便有大仙的傳聞,此時黃大仙被一條比自身大數倍的蟒蛇殘繞其中,露出的鼠頭奄奄一息的呻吟著。
              蟒蛇緩緩地昂起頭張開蛇口就要把黃鼠狼給吞下去,眼看著蛇口馬上就要咬在黃鼠狼的頭上的時候劉老漢猛地從草叢中跑瞭出來握著手中的砍刀砍在瞭蟒蛇的頭上。
              蛇頭直接被砍瞭下來滾落在一旁,蛇身則松開瞭卷著的黃鼠狼在地上抽搐著,蛇頭滾落到地上後蛇眼卻緊緊的盯著站在身旁的劉老漢,嚴重中充滿瞭惡毒。
              看到這裡的劉老漢也不禁出瞭身冷汗,渾身上下更是因為剛才的劇烈動作咔咔響。站著不動的劉老漢等瞭好半天,直到身體恢復過來以後才嘗試著走瞭過去踢瞭踢蛇身,直到確認安全後才將蛇的屍體拉到瞭草叢外。
              蛇身有成人的胳膊粗,更是三米多長,劉老漢看到這裡不禁笑瞭起來,如果大的蛇拉回去的話肯定能換不少的東西。
              將背簍背在背上後的劉老漢便拖著蛇的屍體朝著山下走去,廢瞭好大周折的劉老漢才拖著蛇的屍體來到瞭村子裡,在村口閑聊的人群看到劉老漢拖著蟒蛇的身體便驚呼瞭起來。
              雖然平常村子裡也有人從山上打蛇回來,可是像這麼大的卻沒有一個人,更何況是以劉老漢的身體狀況能抓到這麼大的蛇實屬不易。
              劉老漢對人群的議論隻是一笑而過並沒有解釋,直到劉老漢拖著蛇的屍體回傢以後村民們才散瞭開來。
              從早上到現在還沒有吃飯的劉老漢趕忙的來到廚房做瞭些野菜粥便吃瞭起來,身體乏累的劉老漢吃完飯就回到瞭屋子裡休息,不知不覺竟然睡瞭過去!
              "啊!"劉老漢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被二塊石頭擠在一起,骨頭擠壓在一起的感覺使張開瞭眼睛大聲的叫著。
              "桀桀桀,小老頭,這就是你砍本仙的下場,今天我就要讓你死!"劉老漢的身體被蛇殘繞著,而在蛇身上面竟然有一顆老者的頭,聲音正是從老者的口中發出的。
              "啊!"劉老漢看到自己是被一條蛇卷著便想要說什麼,可是感覺到身體被蛇身卷著又痛呼瞭起來。
              此時劉老漢營養不良的臉上更是發青起來,整個人的眼球更是從眼眶裡面朝著外面凸著,眼看著劉老漢就要昏死過去的那一瞬間突然從從遠處竄來,快要跑到蛇身旁的時候猛地跳瞭起來朝著蛇身上面的頭顱咬去。
              "嘶,你來瞭正好,今天我就連你一起收拾瞭!"蛇頭被咬瞭一口之後便疼的松開瞭卷著的劉老漢倒在地上翻騰起來。隨後忍著疼痛的老者移動著蛇身盤旋在一起才發現傷害自己的竟然是條黃鼠狼便陰狠的說道。
              黃鼠狼吱吱的叫著,隨後便不斷的更換著位置朝著蛇頭上面咬去,老者的蛇尾不斷的朝著黃鼠狼抽去,可是每次都被它給躲過!
              眼看著老者滿臉都被黃鼠狼給啄出鮮血,暴躁不已的老者看到朝著自己蹦來的黃鼠狼猛地用蛇尾抽去,蛇尾不偏不倚的抽在瞭黃鼠狼的頭上,在半空中的黃鼠狼被抽到以後便飛到遠處倒在地上沒瞭動靜!
              "哈哈哈!待本仙吃瞭你的道行就可以幻化成人瞭!"老者看到黃鼠狼被自己抽倒以後便哈哈的厲聲說道。
              "你個畜生!"劉老漢不知所以的自己從地上蹦瞭起來,手中更是不知道何時出現瞭一把砍刀,握在手中的砍刀再一次的砍在瞭老者的脖子上面。
              老頭的頭滾落在瞭地上,眼神中寫滿瞭不相信。看著噴湧鮮血的蛇頸害怕的朝著後面退去,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倒的劉老漢摔倒在瞭地上。
              劉老漢猛地坐瞭起來才發現自己在傢中,此時坐在床上的劉老漢驚魂未定的從床上走瞭下來
              來到瞭院子當中,曬瞭會陽光的劉老漢才覺得身體那種冰冷的感覺才好一些。
              看著院子中的蛇的屍體便打算盡快的處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聽到瞭劉老漢的話,沒多久便有人從外面走到瞭院子中開出瞭高價買走瞭蛇的屍體。
              看著手中的錢劉老漢還沒緩過神來那個姓黃的男人已經走瞭。轉身回到屋子裡將錢藏到瞭床鋪下面的劉老漢便拿著一張五十的出去買瞭些肉,打算今晚吃點好的。
              晚上吃瞭些肉的劉老漢覺得身體比平常充滿瞭力氣,但還是隻能吃這一次,雖然賣蛇賺瞭不少的錢但以後的日子還長,能省則省。
              "唔?怎麼又到這裡瞭?"劉老漢今天賺瞭不少的錢,吃過晚飯後便躺在床上睡覺,夢中不知不覺再次來到瞭這個地方,疑惑的劉老漢便說道。
              "恩人!"突然從黑暗當中出現瞭一個男人走到劉老漢的身邊說道。
              "恩人?"劉老漢聽到白天買自己蛇的人疑惑的問道,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救過他。
              隨後姓黃的男人才告訴劉老漢自己其實是那天在後山被劉老漢救下來的黃鼠狼。劉老漢沒想到黃鼠狼找自己報恩,或者可以說是黃大仙!
              黃大仙讓劉老漢在傢中立一張牌位可以保佑他一生,劉老漢本想說什麼但還是沒有說出來。第二天醒來後的劉老漢便覺得自己的身體和平常不一樣,感受到不一樣的劉老漢便想起瞭昨晚黃大仙對自己說的話,當時更是堅信自己的想法。
              從村子裡的棺材鋪訂做瞭一副牌位的劉老漢便擺在瞭自己的傢中,每天香燭供奉,奇怪的是從那天開始劉老漢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好,樣貌更是不像是六旬的老人。
              村子裡的人對劉老漢的變化議論紛紛,哪怕深問劉老漢也什麼都不說,隻是稱自己也不知道,後來這件事情不瞭瞭之。